主页
主页

谈谈女权

      我想谈一谈女权话题。
      首先,女权问题是世界问题,并非我国独有。就以美国为例,其作为当代女权问题的研究领头羊,在女权问题上的理论造诣是远超中国的。但婚后跟夫姓的传统毕竟还是有悖两性平等,所以这也侧面说明即使是美国,在女权主义的道路上也任重道远。
      就我最近的观察,微博上的女权主义者大部分来看(或者说极易产生流量的言论)还是西方激进女权主义与利己主义这两类。两者对社会稳定来说都有一定程度的破坏性,但显然又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前者在利我的同时还有利他的觉悟,而后者便只有自我与利我了,后者总不免让人嗤之以鼻。
      还有社会主义女权主义,其理论我觉着是根本站不住脚的,依我看来,得到了基于性别的偏爱,就一定会承受基于性别的偏见,这是社会主义女权主义其较大的弊端所在。
      再有自由女权主义,王小波在《我是哪一种女权主义者》一文中提到他作为一个男人,同意自由女权主义,并且觉得这就够了。我同意这种观点,但又觉得这还不够。自由女权主义也有其弊端,——抽象的、形式的平等未顾及个人因种族、年龄、性别阶级之异而产生不同的历史、社会关系以及不同的需求和能力。最显现的便是忽视了阶级压迫的存在,这在另一种程度上是维护了既存的权力机制的表现。同时,它也忽视了两性的生理区别,为此我认为,应该更辩证的看待自由女权主义。
      首先应承认与接受性别上的生理差异,更甚的可以从自然与演化的角度去挖掘这份差异美,同时逐步消灭因生理差异产生的各种不公与不平等。另一方面,利用科技与技术的进步,在人道主义范畴内解决掉这种因生理差异所带来的对女性的迫害。例如,女性害怕一个人走夜路,根本原因还是男性对女性力量上的压制,这在今后的科技与技术发展中相信是可以解决的。
      这之后,便可以向后现代女性主义理论的一部分靠近,——后现代女性主义否认存在知识的普适性与反对两分主义的观点,从而不仅反对性别的两分,而且反对性别概念本身,反对生理决定论和本质主义,反对那种以为性别是天生的、不可改变的思想。这与其他女权主义派系有着颠覆性的差异。但同时,后现代女性主义认为迄今为止所有的女性主义文字一直是在用男人的语言对女人耳语,这是话语即权力论。诚然有一定的道理所在,但我总觉得有点过。
      最后,我个人觉得当下最应该关心的是相关法律的健全与女性受教育的权力。